石达开 大渡河 历史 中国历史 中国古代史

石达开为什么在大渡河全军覆灭?

共4个回答

主要是对当地的风土人情不熟悉,不但得不到少数民族兄弟姐妹们的支持,反而处处与他为难,前有大渡河挡住去路,后有大兵压境,当地吐司有不停的攻击他,长期流窜作战,士气低落,逃亡者与反叛者大量增多,他不亡才怪了。

2020-09-06 10:59:38

石达开被困大渡河时,军师连出三条妙计为何仍然改变不了结局?

1862年石达开率大军进入四川,为早日攻克成都;石达开制定了取道川、康边境,抄近路抢渡大渡河的战略方针。

为策应主力抢渡大渡河,石达开派手下大将赖裕新为先锋直取大渡河,不料先锋军在中坝州一带被清军击溃。赖裕新牺牲,先锋军全军覆没。先锋军覆灭,石达开仍然坚持原先路线,率领主力大军抢渡大渡河。

但此时骆秉章已经有了防范,急调总兵萧庆高、何胜必等清军重兵部下重重埋伏,阻击石达开。就在石达开一筹莫展之际,军师曹卧虎向石达开连献了三条妙计。庆远攻坚战失败之后,曹卧虎成为了石达开的军师。对于曹卧虎的资料,历史上鲜有记载。后世学者在研究石达开兵败紫打地的原因时,都认为是曹卧虎出了馊主意。


那么,曹卧虎真的是平庸之辈,是他的馊主意最终害死了石达开吗?

答案是否定的。从石达开兵入紫打地,到石达开全军覆没,曹卧虎连续提出了三个妙计,第一计是:兵入紫打地,抢渡大渡河,第二计是:罢兵求和,南撤突围,第三计是:背水一战。

这三个计策在当时的情况看来是最正确的方案,如果按照曹卧虎的这三个计策来实施,石达开部绝对不会在大渡河全军覆没,他本人也被凌迟处死。

既然曹卧虎出的都是妙计,那为何不能拯救石达开,不能避免全军覆没的悲剧呢?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 痛失要地,贻误战机;抢渡疲软,遭遇天灾。由于先锋军赖裕新的败亡,四川总督骆秉章察觉到了石达开的战略意图,于是在去大渡河的大路两边排下了重兵,准备伏击石达开。在前有强敌,后有追兵的情况下。军师曹卧虎献出第一计,兵发紫打地,抢渡大渡河。

兵发小路紫打地抢渡大渡河有三大要点:一是小路清军兵力少,二来小路在受到伏击时队伍容易分散隐蔽不至于全军覆没,三来可以占据松林署等地筹集粮饷用作军需。而攻克小河这个据点才是战略的核心,攻占小河就可以避免大军在渡河时遭到对岸的清军袭击。然而,石达开在进入紫打地后,并没有迅速占领小河,而是让队伍休整,筹集军粮,直到下午才下令渡河。此时大批清军已经抵达,小河已经囤积了重兵。石达开大军三次渡河都遭到对岸清军的炮击,放弃了继续抢渡,准备第二天再行渡河。没想到第二天大渡河水暴涨,石达开无法抢渡,被困大渡河畔,最终陷入死局。


如果石达开进入紫打地后迅速占领小河(那个时候的小河才有土司兵500人,团练兵500人,石达开大军2、3万人),兵在当天抢渡,就不至于贻误战机。即使在清军大部队抵达支援后,也该趁其立足未稳,全军抢渡,即使损失惨重也不至于全军覆没,总有一部分队伍能够突围成功。但石达开在三次抢渡失败后就下令休整,第二天再渡河,第二天河水暴涨,彻底杜绝了生路。


二 求和不成,南撤突围不及时,兵行险道丧失了有生力量

大渡河水暴涨,一时难以消停。石达开部被困大渡河,于是军师以石达开的名义写了几封信给清军王应元,罢战求和,网开一面。王应元自然拒绝,曹卧虎见王应元不让路,又写信希望能够开通商贸。此时石达开部已经缺粮,士兵处于饥饿状态,急需补充粮食。两封信都被王应元拒绝后,曹卧虎劝石达开“由海棠大道突围南行。”(见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第1555页。此时突围,虽然可能会损失惨重,但依然能够保存一部分队伍,不至于全军覆没。然而,正在石达开犹豫之际,清军王应元等已经率兵四面包围而来,南撤之大路已经断绝。血战三天后,石达开才率领残部7000余人走险道突围,石达开率残部沿大渡河而走,两岸是悬崖峭壁,无处攀爬,前后又有清军围追堵截,手下将士死伤惨重,大量有生力量被消灭。残部到达老鸦漩时,石达开部已经无任何粮饷充饥,战马已经吃光,队伍中出现了杀人吃肉的境地。石达开退守最后的据点利济堡时,手下仅有三、四千人了。到此时,石达开部已经无力回天了。


三 背水一战,诈降成了真投敌,玷污了一世英名

困守利济堡,已经是无力回天。曹卧虎建议石达开率部死战,即使全军覆没也能全忠义的清名。但此时石达开念及部下生命,宁愿一死已拯救全军。石达开认为“(求荣而事二主)忠臣不为”,但却希望清军能“宏施大度,胞与为怀,格外原情,宥我将士,赦免杀戮。则达愿一人而自刎,全三军以投安。然达舍身果得安全吾军,捐躯犹稍可仰对我主,虽斧钺之交加,死亦无伤。”(见《太平天国文书汇编》,第161页。)曹卧虎觉得诈降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于是再献一计,写下一个诈降表,投到清军曾仕和部。曾仕和曾多次劝降石达开,因此诈降计策选以曾仕和为突破。


当时的计策设想是,以诈降为诱饵,等部队过了河就立刻反击,占据当地筹集粮草后再迅速突围。曹卧虎写完诈降表后,便跳河自尽。为迷惑敌人,表明投降的意志,石达开与五岁的儿子石定忠到清军大营投降。不料,清军早已经有准备,石达开当夜就被投入大牢,与部下分别关押起来。石达开这时才意识到清军诱降是,诈降之计已经无法实施。据文史资料记载:“二十七日,唐友耕兵自北边来。应刚即协释达开父子及官佐护送渡河,部属二千余仍留堡地安置,并允以数日休息,给资遣还。五月一日,友耕复石达开,亦诳抚之。惟达开见所部阻渡,诈降计绌,阴自悔恨。越日,友耕竟派队送达开诣成都,旋被害。部卒二千余,则于五月五日,悉杀于大树堡。”(许亮儒:《擒石野史》。)石达开诈降非但没能拯救部下性命(部下两千精壮被杀于大树堡),自己的一世英名也因投降受污。如若当初拼死一搏,还能全个清白名声。

由此可见,军师曹卧虎的三条计策是当时情况下最好的选择,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贻误了战机,使得三条计策都没能顺利实施。石达开虽有妙计,也依然改变不了兵败身死的结局。

2020-05-11 09:58:58

崔岳chuchen

崔岳chuchen + 关注

电脑前的搬砖民工

1863年5月,年轻的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来到大渡河畔。此时距离他率兵出走天京已有7年之久。这些年里,石达开尽起手下大军,跋险阻,渡江湖,南征北战,如履平地。自去年正月,石达开率领手下大军,突入川境。然而这次,他最终没能渡过大渡河,最终被困死在此地,为“舍命以全三军”,惨死成都法场。

石达开在大渡河的全军覆灭的原因是多重的。

首先从天时与地利上来看,石达开带领的太平军从宁远府(现在的四川西昌)进入四川境内后,放弃了走大道,避免与清军的正面冲突,而是取道冕宁小路这条捷径,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紫大地。而这个冕宁小道是一条偏僻荒凉,山势陡峭的小路,这种狭窄的小道的致命问题就是不管是人多人少都失去了军队的机动性。且地势洼下,前阻大渡河,后阻马鞍山,左阻松林河,右阻小水(即鹿子河)和老鸦漩河两河,正是孙子兵法上说的山川险隘,进退艰难,疾战则存,不疾战则亡的死地。这里要主意石达开入川的日期,正是五月份,初夏的时候,大渡河胖的雪山上积雪融化,河水随时都在暴涨,就算是不下雨,河水也的水量也不容小觑,且这个峡谷地带地势险峻,上下的落差大,水流自然也比一般的河流浚急。这是地势与天时的不利之处。

其次从当地民族关系与石达开的战略部署来看。冕宁小路要穿过的正是一个彝族聚居区,这里的管辖者是归土改流是留下的土司,而且还是世袭罔替的。当时的土司是王应元。石达开过路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土司的协助,反而是王应元配合着清军率领彝族、汉族士兵增援围堵。

刚才前面也讲过了,遇到这样的险境,兵贵神速,一定要趁势趁时加紧过河,然而石达开当时却停在了当地,不仅没有行军,而且是安营扎寨。据说当时是他的夫人生了个儿子,因此停下来大摆酒席庆祝。因此失掉了过河的时机,更别说还有冰雪消融河水暴涨这样的不利的天气。最终只能在小道上被困死。

2020-05-17 16:07:59

石达开为何会在大渡河全军覆没?小编将会从个三个方面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解析。

一、天时地利篇

1、天时

1863年5月14日黎明,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领两万大军来到四川省越巂厅署紫打地。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横亘在他的眼前,这就是大渡河。

画家傅抱石笔下的大渡河

石达开到达紫打地的当晚,大渡河突然发起了大水。这次涨水非常奇怪,规模大不说,还是“无雨骤涨”。根据水利学专家立青网友《从科学的角度探讨翼王大渡河覆军的历史偶然性》及其续文《涨水和回落----翼王大渡河覆军之偶然性和必然性再议》(可百度搜索)中可以考证,发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紫打地所在的大渡河上游降雨所致。

然而,太平军不懂科学,他们多半会认为是鬼神作祟吧?在迷信泛滥的晚清,必然会对军心士气产生不小的影响。这也是《越巂厅全志》与都履和《翼王石达开涐江被困死难纪实》中都记载了太平军在被困期间曾经有人登坛作法的原因。但是,随着日后战事的不顺,士气会进一步低靡,石达开本人也难免会产生一种“天亡我也”的消极情绪。

2、地利

网上一直有着紫打地不是安顺场的说法,其实不然。

石达开于1863年5月14日到达大渡河南岸,当时,他脚下的土地名为紫打地。

1902年,紫打地附近的大渡河发水,水退后,居民们搬了家,为了祈求不再发水,他们把居住地改名为安顺场。

那么,紫打地和安顺场是不是两个地方呢?因大水搬家的居民能搬多远?

我们开动谷歌地图,从地图上可以看出,无论是紫打地,还是安顺场,都是群山之间一块小小的洼地。其面积估算,当在2平方公里范围左右。

山不可能改变位置,所以紫打地变安顺场就是在屁大点的地方挪窝,它们之间的区别也就忽略不计了。

现在,让我们再具体看一下紫打地,即安顺场的地理情况。

如图所示,石达开当年到达紫打地后,面前是大渡河,右边是松林小河,松林小河右边是土司王应元所辖的松林地。石达开如果过了大渡河,可以向成都进军;如果过了松林小河,可以经松林地来到泸定。石达开的身后是马鞍山,他把大营扎在此处,粮草也囤积在营中。

其实,紫打地还有一条后路,就是几十里外的铁宰宰(现名铁寨子)。

如果后路一断,石达开必然三面被围,一面阻水,所以说紫打地是凶地,险地绝不为过。

二、敌人篇

1、骆秉章

1861年,骆秉章升任四川总督。上任后,他照搬湘军制度,大刀阔斧对川军进行了改革,称之为防军体系。

就其战斗人员组成来说,十人为一棚,十棚为一哨,五哨为一营,以营为单位,多少不定组建成军,设一统领管带。统领及统领的以下营官哨官,都由总督骆秉章直接任命。

湘军营制很讲究士兵与辅助人员的配合,骆秉章的防军系统也一样,除了战斗人员外,每营还配备着一定数量的长夫和杂役。

除了战斗部队,防军系统还有相当规模的辅助部门。骆秉章在总督署侧设立通省营务处,并配备了大批量的文职官员管理防军诸项事宜。

除此之外,骆秉章让各个州县每邑就地筹饷,常练五百人,编为一营,以州县官员充当管带。本地的土匪,责成当地肃清。

当时的骆秉章,集四川军政大权于一身,防军系统的官员全部由骆秉章任命,并服从骆秉章的最高指挥。

所以说,石达开入川,是在与一个新兴的,生机勃勃的军事制度相抗衡。

骆秉章像

此外,小编还要补充说明一下,骆秉章的自带属性——熟知地理知识。

《蜀海丛谈》中有如下文字:“未三四年,石蓝等与土匪同告敉平。各邑常练以次遣散,至其用兵之神,则全由熟悉地利。”这句话,评价的就是大渡河一役中石达开的对手——骆秉章。

《蜀海丛谈》还举了个骆秉章熟知地理的小例子:“尝有获巨盗,奉命押解来省者。已启行矣,公(骆秉章)于浏览地图之际突飞遣一员,奉令前往,限迎头赶至某处,将盗处决。左右初不解,比囚决后,去员归经某处,劫囚之敌已从间道伏候矣。始相与服公之神识。”

2、川军之网

1863年的晚清中国,还没有电报,通讯完全靠马匹传递。所以骆秉章身在成都,得到石达开的消息都是滞后的。

1863年5月18日,也是石达开到达紫打地的4天后,骆秉章奏报朝廷,石达开已经渡过金沙江,并来到德昌了一带。不过,作为四川总督,他已经完成了初步的布防工作。

那么,骆秉章会把大兵派到紫打地吗?

当然不会。因为自德昌一带进军四川腹地,有四条有代表性的道路。而且,大路和小路之间的那段大渡河沿岸二百多里,渡口十三个。骆秉章不是诸葛亮,猜不到石达开会从哪里冒出来,也就不可能把宝押在一个地点。

那么,这四条道路是哪四条呢?

大致画一下:

(1)大路:小相公岭-越巂厅-大树堡-清溪县(黑色线表示)

(2)小路:冕宁-松林地-铁口口-梯子岩-耍耍沟-清溪县(红色线表示)

(3)僻路:冕宁北-夷地-磨西、面湾东-泸定桥下游-飞越岭(蓝色线表示)

(4)捷径:西昌黑沙马-凉山夷地-归化汛-峨眉县-嘉定(紫色线表示)

梳理完毕四条石达开可能进入四川腹地的路线,可以看出,他走的是小路,即红色线表示的那一路。

所以,为了防御石达开,骆秉章让总兵唐有耕和雅州知府蔡步钟领兵2450人共同防御清溪县以下的大路和小路;副将谢国泰带人前往沈边土司的领地,与土司共同防御僻路;同时,他命云南提督胡中和率领所部人马前往嘉定,防御捷径。

骆秉章布防情况

骆秉章的地理知识不错,但时间观念却不强。5月18日自成都发出的奏折,布防自然在18日之前。大渡河发水后,第一支清军部队由唐有耕率领,于17日出现在大渡河北岸。从这个时间差上能推测出,在第一个回合,骆秉章落在了石达开后面。

然而,石达开也不快,到达紫打地后,他既没有及时渡河抢占对岸的战略要地,又没有渡过松林河控制松林地。当天晚上,大渡河水暴涨。他无法逾越天堑的同时,骆秉章的大网便越收越紧了。

当大水肆虐的时候,唐有耕与蔡步钟均来到大渡河北岸,他们仗着大水泛滥,占据了有利地形架设大炮。当石达开部扎木筏试图过河时,清军开炮。于是,在惊涛和炮声中,强渡的太平军纷纷葬身鱼腹。

石达开军队强渡图

因为石达开不再可能走捷径去嘉定,提督胡中和便被骆秉章调到了泸定方面,防备石达开如果渡过松林河走僻路。原来防守泸定的谢国泰来到了紫打地。不久,越来越多的清军齐聚与此,大网越收越紧。

骆秉章第二步布防图

小编在此不一一罗列他们的名字,只提一个人——南字营都司王松林。因为后来是他亲自前往石达开大营劝说其放下武器,也是收编石达开余部的关键人物。

不过,骆秉章还是非常担心石达开能强渡成功的,所以又调来了萧庆高与何必胜两支军队驻扎在雅州府的荣经。

萧庆高、何必胜部位置

3土司

其实,在导致石达开大渡河悲剧的敌军中正牌清军并没有占多大分量,真正可怕的是当地的土司,尤其是其中的岭承恩。下面,我就分别说一说土司王应元和岭承恩。

(1)王应元

王应元是松林地的土司,从上文我们知道,石达开到达紫打地后,前面是大渡河,左边则是松林小河。如果过了松林小河,可以经过松林地去泸定。72年后,另一支军队走的就是这条路线。

王应元画像

石达开来到紫打地后,松林河上尚有一桥。为了阻止石达开来到松林地,王应元先是断桥,后来又凭借涨水阻挡石达开过河。最终,把石达开死死困在了紫打地。

(2)岭承恩

还是先来张照片吧!

这就是岭承恩的孙子岭光电,看到他,会不会有一种时光倒流,穿越到100多年前的紫打地,通过石达开的眼睛凝望死神的错觉。

不过,在清代毁容大触的笔下,岭承恩长这样子。

在我看来,在大渡河一战中,岭承恩完全可以和大水一起,并称为石达开的两大死神。

首先,在大渡河一战的序曲中,他就居功甚伟。原来,在石达开来到紫打地的一个多月之前,另一支太平军由石达开的部下赖裕新率领,也要过大渡河。不过,他们走的是大路。谁知,这支部队在途中遇伏,赖裕新死于非命。

赖裕新是什么人?他可是石达开最得力,最忠心的部下。从湖口大捷之时便跟随在翼王左右。石达开蛰伏广西,人心离散,多少老部下投降的投降,万里回朝的万里回朝,只有赖裕新始终对翼王不离不弃。岭承恩打死赖裕新,等于断了石达开一臂。

其次,上文我们说过,紫打地三面围山,一面阻水,后路一断,就是绝地。石达开的后路,便是几十里外的铁宰宰。石达开领军多年,自然不会白痴到不在此地设兵防守。然而,岭承恩血战铁宰宰,断了石达开的退路。

雅西高速干海子和铁寨子双螺旋隧道,如今的铁宰宰

话说,小编最初研究石达开大渡河一战时,就非常奇怪,他被困紫打地,自然前进不了,但他怎么来的?不会原路返回吗?石达开不原路返回,正是因为这个岭承恩。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石达开到达紫打地后,在马鞍山上设下大营,并把粮草囤积于此。是岭承恩带人趁夜色偷袭了马鞍山大营,夺取了石达开的粮草,也使得石达开大军失去了马鞍山这个有利地形。

虽说岭承恩偷袭得手后,石达开的粮草也许已经所剩无几,但这样的失败,对失落的士气无异于雪上加霜。

三、石达开篇

行文至此,小编终于要写到这篇文章最核心内容了。是的,石达开才是大渡河太平军的最高负责人,作为统帅,他又犯了哪些军事上的错误,因而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呢?

首先,小编要说,生子耽误说纯属子虚乌有,尽管石达开在大渡河犯了很多错误,但这种低级错误不会犯,在此不再赘述。石达开的错误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钝

“钝于浙,钝于闽,入湘后又钝于永、祁,钝于宝庆。”曾国藩评价石达开进军浙江、福建和湖南用了一个“钝”字,其实,石达开在大渡河一战的前后也把一个“钝”字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1)行军钝。

我们做一个对比,见下图

可以看到,石达开比72年后的另一支部队慢了不少。比较起来,石达开的行军距离更短,却比另一支部队慢了至少半个月。如他能提前十五天到达紫打地,无论怎样,也会与这场提前到来的洪水擦肩而过了。

(2)到达大渡河后12个小时内军事行动钝到了零

石达开是黎明时分到达的紫打地,当天晚上发大水,三天后第一支敌军才会来到对岸。所以说,大约有12个小时的黄金时间可以由石达开自由支配。

因为清军采取了坚壁清野的战术,紫打地找不到船只,但当时的绿化很好,完全可以从山上采伐木材扎木筏,然后渡过一支小分队控制对岸的战略要地。然而,他并没有做这件事。

以上是清人所绘的《生擒石逆图》,从图中,也可看出紫打地一带有不少参天古树。

现在,我们作一个这样的设,如果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洪水,石达开在紫打地是否能够迅速通过大渡河?

答案是否。

安顺渡口处大渡河宽300多米,水深30多米,流速如箭,因为河底有无数乱石,导致水面生成大大小小的漩涡。这种水俗称“竹筒水”,可使鹅毛沉底,即使不发水,也无法游过去。无论是石达开,还是72年后的另一支部队,都没有技术搭桥。最后,因为安顺场渡口不大,即使有足够的船只,也难以同时摆下,船渡速度非常慢。72年后的那只部队也是因为无法在安顺场迅速渡河,而分兵走了泸定。

1939年通往泸定桥的山路,图片中的大河便是大渡河

因此,渡过松林河,控制对岸的松林地成为重中之重。因为松林地通往泸定啊!事实上,即使日后石达开兵困紫打地,骆秉章也一直在泸定方面设有伏兵,他就是怕石达开能过了松林河。

然而,石达开还是没做这件事。最要命的是,石达开刚到紫打地时,松林河上的桥并未拆毁。尽管当时王应元便在桥的那一边防守,但若是猛攻,以他区区几百人又焉能阻挡石达开?小编行文至此,真不禁扼腕。

1939年西康的桥,推测松林河上的桥就是这种。

2、没有处理好民族关系。

岭承恩的孙子岭光电在《石达开在凉山失败之经过》中爆料,石达开的队伍在大渡河一战前后,纪律并不好,得罪了当地的彝民。

也许有人会说,这都是土司剥削阶级对石达开的污蔑。然而,72年后,另一支军队来到当地,也从老人那里得到过类似的口碑。

其实,纵观石达开大渡河的前前后后,就会发现他没有处理好民族关系有着几乎完整的证据链。

紫打地是绝地,险地,可偏偏有土著向导带着他来了。到达大渡河后,石达开并没有及时控制松林河,而且,在涨水和清军来到对岸后,石达开最初的两次强渡都是针对大渡河的。

为何没有对松林河即使和有效的采取军事行动?

是否因为土著向导没有告诉他过了松林河就可以去泸定呢?石达开在自述中也只说了大路和小路,并未提及僻路和捷径。如果是这样,他后来怒斩向导祭旗也就不奇怪了。

纵观大渡河之战的前前后后,以土司岭承恩为代表的土著,真可以说是往死里整石达开。岭承恩不象大部分清军,只会躲在大渡河北岸放炮,他带领当地人从正面迎敌到搞偷袭,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一个“钝”,一个不注重当地的民心,石达开自身的错误也导致了大渡河的悲剧。

尾声、紫打地的潘多拉之盒

石达开到达紫打地,就仿佛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无穷无尽的灾难从盒子中飞了出来。

然而,当灾难飞向四面八方,魔盒的底部依旧有留存着希望,而在大渡河冰冷的波涛中,希望依旧在人间。

首先,石达开挺身而出,尽管他的部下有人做了内应,有些暗地串联想把他献给敌人,但他还是做出了舍命全三军的义举。石达开生命的最后关头,充分显示出作为一个人的尊严,也无愧于一个“义”字。

最后,石达开的大军并非全军覆没。

上文所说的那个叫作王松林的都司整编了石达开的余部,把三千人招为部下,其余的两千人先有七百人遣散,清军杀降一千人,尚有三百老弱未杀。所以说,石达开的部下共有四千人活了下来。他们的后代,至今还生活在四川。

雁小驴原创。

主要参考资料:

《石达开自述》

骆秉章:《奏为筹办会剿汉南逆匪恭摺》;《奏为生擒逆首翼王石达开等并剿灭发逆巨股恭摺由六百里驰奏》

黄彭年:《代刘蓉致骆秉章禀稿》;《黎雅纪行》;《黄彭年复唐炯书》

《佚名日记》(《太平天国资料》)

刘蓉:《复曾沅甫书》

唐友耕:《唐公年谱》

唐炯:《成山老人年谱》

《光绪越巂厅全志》

薛福成:《书剧寇石达开就禽事戊子》

都履和:《翼王石达开涐江被困死难纪实》

周洵:《蜀海丛谈》

任乃强:《记石达开被擒就死事》

沃邱仲子:《石达开在川陷敌及其被害的事实》

岭光电:《石达开在凉山失败之经过》

立青:《从科学的角度探讨翼王大渡河覆军的历史偶然性》、《涨水和回落----翼王大渡河覆军之偶然性和必然性再议》

2020-05-20 07:2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