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 北宋 宋高宗 中国古代史 历史

如果宋高宗坚持北伐,会恢复北宋的疆域吗?

共10个回答

齐天大坑

齐天大坑 + 关注

什么都想了解一些

历史没有设只有遗憾。除了宋高宋岳飞北伐打到河南开封,兵封直指朱仙镇外。为收复金人占去的故工土南宋时期还有"隆兴北伐(1162年一1165年)和开禧北伐(1206年一1208年丿由于多种原因都是无功而返或半途而废。金兵入主中原以后,表面上看金国势力如日中天,金军战力达到鼎峰时期,但这个时期金主力是以辽宋地区汉人和契丹人为主。女真人并没有多少,"女真不满万,过万人无敌"时代已成过去,当初女真精兵已消耗差不多了,金国开国良将已没剩下多少了。金国已处于风险时期。1137年金熙宗听从主和派完彦挞赖建议与南宋主和派联系议和。把占据的河南,陕西部分地区归还南宋。但是金国中主战派完彦宗弼(金兀术)主张伐宋。1140年完彦宗弼率金军中精锐部队南侵,重新占领陕西和河南,金国铁浮屠被张浚,刘锜打败,金军主力在河南郾城,颖昌被北伐的岳飞打败。于是金国中主战派完彦宗弼和南宋主和派进行绍兴知议。南宋对金称臣,南宋每年给金国税银二十万两,绢二十万匹,以西起大散关东到淮水为界。南宋同意杀害岳飞,夺主战派韩世忠,刘锜,张浚兵权为条件。金国同意把高宗赵构母后韦太后和宋徽宗灵柩运回南宋为条件,双方达成议和。南宋初期,财政非常困难,江南地区由于战乱,社会并不安定,每年税收四千五百万贯,用于皇室消费一千二百万贯。二四万贯用于供养四十多万军队,只有七八百万贯结余,一旦战争爆发巨额的战争负担增加人民负担,当时江南地区百姓不同意用巨额财富去收复失地。割地赔款纳银的费用远比北伐成本低得多。问题关健还在于南宋主和派还是被金国表面强大吓破胆。如果南宋上下一心,精兵良将犹在,金人已成强弩之末,北方失地人民渴望王师北定收复故土。北宋时是当时世界上经济科技文化国民最富裕,最发达时期,靠北方百姓的财力支持,宋高宗赵构时北伐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是完全可以成功的,只因南宋偏安江南一隅,子孙终为金蒙所困,江山得之于六岁小儿,亡之于六岁小儿,天道乎?

2019-06-17 03:17:03

首先,这个问题是让人伤心的问题,可以说,南宋最初建国,就自己将收复河山的路堵死。

公元1127年,金军铁骑再次度过黄河,兵围开封府,宋钦宗开城迫降,其父宋徽宗连同宫妃家眷,统统被金人掠去,北宋至此消失在历史洪流中。

宋徽宗的另一个儿子康王,未来南宋的第一任皇帝赵构,恰逢与金国谈判作为人质在金营,听闻此消息后,偷偷的逃出金营,费劲周折跑到了应天,创建了南宋,好歹保住了半壁江山。

金国大军在大肆掠夺一番后,满载而归,留下千疮百孔的开封。不过,在白山黑水游牧惯了的金国皇帝,清楚的知道,金国那点人口,暂时无法管理这个庞大的国家,他将原来部分北宋的地盘,分封成“楚国”和“齐国”,另立了两个傀儡皇帝,试图让汉人帮他们打理中原,自己悠哉悠哉的,回到老家享受生活。

实际上,在“靖康之耻”后的中原,那个特殊的时期,真正掌握政权的,依旧是汉人。这两个政权虽然只是金国的木偶,但在当时,确实保证了北宋到南宋的安然过度,使中原人民得以有时间休养生息。

在伪楚皇帝张邦昌自动的退出后,南宋名臣宗泽回到开封,看着昔日都城的残垣断壁,宗泽老泪纵横,一时百感交集。他一边组织人员修复民宅,一边着手准备对金国的防御。

面对随时卷土重来的金国骑兵,南宋方面本就捉襟见肘的兵防,除去巩固长江流域的防御,无法再来支持河北方向,这些原因,让宗泽施展的空间太小了。

宗泽无愧为南宋初期的名臣,他在开封呆了一段时间后,发现河南河北一带的人,对故国的灭亡感到惋惜,渴望大宋君臣再一次回到开封。而且金军破坏性的掠夺,让当地居民深恶痛绝,曾经与小队的金军人马发生过冲突,虽然几次都以落败告终,但侠气精神不减。

宗泽敏锐的感觉到,河南河北一带的民心可用,面对曾经入侵的金军,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当地百姓的抗金热情,与金国的抗衡。

宗泽走遍当地各个山头,原有的大部分良民,在靖康之变后,无奈之下上山躲避,导致后期山头林立,良莠不齐。但多数人都是以抗金为主,仍然对大宋怀有旧念。最后,在年迈的宗泽的多次的拜访下,各个领头人均接受了他的建议,奉南宋为主,一起开始抗金的活动。

看着大好的形式,宗泽满怀信心的向宋高宗上了一本奏折,大意是东京形势大好,愿皇上早日回开封办公,让百姓感到皇恩浩荡,共御外敌。

谁知,这一道奏折石沉大海,赵构压根儿就没当回事儿,好好的南国如此富饶,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让皇帝我去那兵荒马乱的地方呆着,弄不好被金国再破城来,让我们父子团聚,你的动机不纯啊!

可惜的是,宗泽是个直臣,他心中还在幻想着,皇帝赵构能够回开封,一连二十多封奏折后,皇帝依然不理不睬,宗泽这时才明白,任凭自己忠心耿耿对待大宋,但大宋的官家,却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赵构的眼中只有皇权,大宋子民的一切,与他无关。

这位已近七旬的老人,在失望与伤心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最后悲愤而死,黄河两岸大好的形式,随着宗泽的去世,荡然无存。

接任宗泽留守开封的人,是赵构的心腹杜充,这个南宋时期最为臭名昭著的人,成为了开封的军政一把手,上任后的杜充,很好的表现了他的善解人意,这也可能是赵构最想要的结果。

首先,杜充改变了宗泽制定的抗金方法,他将宗泽当初招募的义军全部打散,而且对这些队伍多有猜忌,并屡次三番找人麻烦,使很多义军首领再次上山,脱离了南宋的管辖。

其次,杜充把之前很多宗泽时期收复的地方,再次的丢掉不管,让好不容易扩大的防线,全部又回到了开封一地。这一做法,让当地百姓对朝廷失去了信心,原有全民抗金的氛围,彻底的土崩瓦解。

面对金国再一次的南下,杜充直接丢掉开封等地,飞一般的逃到建康,金军没费一兵一卒,轻松的占领了北方各个要地,之后便顺利的越过了长江,开始向赵构的方向奔去。

赵构悔不当初,金军轻松的打到了南宋都城,赵构只能被迫跑到海上避难,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赵构自找的,如果不是金国皇帝挂了,韩世忠挺身而出,金军这次几乎将南宋直接灭了。

或许多年后的赵构,会后悔当初放弃开封的决定,以当时宗泽的方法,的确可以解决金军南下的危险,赵构此举,无疑是一昏招,这个昏招也让南宋,失去了大片的土地,战略纵深非常被动,《绍兴和谈》后,偏安一隅的南宋,彻底的成了金国的属国。

所以说,南宋的版图大小,并不是失去的,是拱手让人白得的,归根结底赵宋皇族,没有了太祖时期的进取之心,安于现状是南宋皇帝的一个通病。




2019-06-19 09:31:06

黎明

黎明 + 关注

中国科学院网络化科学传播者

如宋高宗赵构坚持北伐,不但能恢复北宋的疆域,而且金和西夏都会被统一,整个世界的历史都会被改写。

战争的胜负首先取决于国力,就是国家的综合实力。

1140年时宋金的分界线在淮河秦岭一线,南宋占据南方富庶之地,金占据中原及草原之地。南宋的总人口接近6000万,起初的内部动荡已经被平息,韩世忠等人平息“苗刘之变”,岳飞平定了“钟相杨幺起义”;金的总人口大约有3000万,三分之一是女真契丹等民族,三分之二是汉族。金的内部不稳,故此培植了刘豫伪齐政权。南宋的人口和财力物力,和金对比占据绝对优势。

1140年,南宋与金的军事力量对比,是个什么情况呢?南宋当时的总兵力有40多万,岳家军有20万,张俊、韩世忠、刘光世等麾下各有7、8万军队。南宋的这近50万军队中,战斗力最强的是岳家军,接下来就是韩世忠的部队,张俊、刘光世等人的军队,战斗力较弱。

那么,金有多少军事实力呢?金兵的主力是以女真人为主组建的,加上契丹等族的兵力,最多不超过20万。刘豫的伪齐政权有兵力10万,战斗力非常差。金兀术的女真主力,在岳飞北伐的时候,被岳飞十大战役歼灭了七八万,逼得金兀术下了紧急招兵令,凡燕山以南、淮河以北的适龄的壮丁,都在征兵之列,但是响应者寥寥。

孙子兵法曰:“懂得能战不能战者胜,懂得用兵多少者胜,全国上下一条心者胜,有战略规划对付没有战略规划者胜,主将有才能而君主不干涉者胜。这五个方面就是打赢战争的致胜之道。”

南宋的情况,不缺乏带兵的将领,岳飞那是千古的兵神,韩世忠也不差,张俊、刘光世打打下手,也都可以。岳飞不但知兵能战,还有具体的战略规划,全国人民也是一条心,沦陷区人民随时准备起义,就差一条宋高宗赵构的支持。

如,宋高宗赵构能放弃割地赔款的想法,能真心的支持北伐事业,不要过多的干预岳飞等人的行动,“将能而君不御者”,这一条就齐了。打赢战争的五个条件就具备了,岳飞全力北伐直捣黄龙,韩世忠为后援,张俊经营川陕防备西夏,刘光世押运粮草。

金会怎么做呢,拿徽钦二宗做要挟,请求停战和解。宋徽宗肯定不会答应,不想接回徽钦二宗。接下来金所能做的,就是向西夏求援,请求西夏出兵。而岳飞只需增援一下张俊,抗住今非昔比的西夏军队,岳飞和韩世忠全力北伐,直捣黄龙的结果,金要么杀徽钦二宗,要么带着徽钦二宗窜入大漠,中原就恢复了并拿下了辽东。

如此一来,不需要几年时间,窜入大漠的金的实力,就会很快被耗尽。等岳飞、韩世忠等人,稳定住中原的局面后,三路夹击西夏,以西夏的实力抗不了多久,西夏一平定吐蕃必然来附,河西走廊在手,兵锋直指“西辽”(今新疆),西辽地广人稀,平定也是早晚的事。

如,真的是这样,中国历史被改写,世界历史也会被改写。中国历史就会这样写:“秦统、强汉、盛唐、大宋。”有岳家军、韩家军的大宋,几十年后出生的成吉思汗,真的只能弯弓射大雕了,英雄无用武之地。可惜这一切全是设,历史是不能改变的,时光也不会倒流,过过嘴瘾而已罢了。

2019-07-15 05:49:27

我是清水空流,历史的守望者。期待你的关注和点评。

先说结论。宋高宗坚持北伐。成功性基本不大。恢复北宋疆域可能性很小。

可以说,两宋根本就不已武功见长。崇文抑武是两宋的基本国策。也就是说从国家整体策略上就意为着不会成功。

应当说,赵构的能力还是有的,起码比南明的那些皇帝强的多。在实力和条件都不如后世南明基础上能够建立大明。也说明宋高宗绝非昏庸之君。而宋高宗之所以不同意北伐中原,首先就是实力不太差。大金刚刚建国。武力正是最巅峰的时候。而当时南宋却好比是大病初愈,经不起大折腾。就当时的两国军事力量对比而言,南宋是守有余攻不足。大金不识水战。守有余但攻而守不住。

而南宋的经济实力也无法支撑大规模的战争消耗。大金可以掠夺,以战养战。南宋却不行。收复故地还得恢复经济。减免赋税。如此浩繁的行动,南宋的经济实力根本无法承受。

最后一点就是宋高宗自己没有进取心。宋高宗的这个皇帝是捡来的,如果不是靖康之变,皇帝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所以宋高宗太在意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了。

再就是出于内心深处对于大金的惧怕和畏惧,这种惧怕已经是浸入灵魂了。成功固然是好的,如果万一失败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得失去。失败意为着他自己的死亡。也就是说只要有万分之一失败的可能,宋高宗也不会北伐。两宋出于对武将的忌惮。宋高宗也怕北伐成功以后,再来个陈桥兵变。那就真是鸡飞蛋打了。而禁止武将掌兵是两宋的根基。

从确保自己当皇帝的合法性,从南宋的经济基础,再到宋高宗对武将的防范,到最后双方的实力对比,都决定宋高宗北伐肯定不会成功。宋高宗坚持北伐肯定不会成功。



2019-07-26 03:52:12

谢邀



但是,反对邀请者“成功机率很小”的说法

曾经在问题“岳飞如果一直受重用,他能否收复失地直捣黄龙”作过回答,当时我的答案是“来年夏季可以”。而这个问题所设的前题是“宋高宗坚持北伐”,情况就大不相同,因为这是指南宋举国北伐,我的答案是

最多再需一个月就可以全歼金国主力,收复失地,甚至并吞金国的时间,完全就取决于宋军行军速度



南宋绍兴十年,在宋金战争中成长出一批优秀将领,韩世忠、张俊、胡世将、吴璘、刘锜、杨沂中、王德……而岳飞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岳飞的战绩已经谈过很多,所以不作为本篇重点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必须要有钱粮


这个时候的金人还没学会管理农耕地区,白占一大块地盘却无法将其变成有效的资源,所以兀术曾说“(金军中)闻有食奴婢者”


南宋拥有吕颐浩、朱胜非、赵鼎等一批理财高手和南方相对完好的官僚机构,南宋财政收支很快平衡,绍兴十年宋金开战
宣抚川陕胡世将征收已经蠲免的、拖欠的、及当年应征税赋,并通过“和籴”等手段筹得军粮43万石,白银17.4万两,还计划印造钞币550万缗
地方上实在筹不够时,马上由直属朝廷的茶马司补上110万缗,基本上完成了筹措目标


川陕宋军一共8万人,平均每人约700斤粮、2.2两银、60缗钱,足以应付一场大规模战争



顺昌之战,刘锜部大胜,犒军平均每人银、帛
7匹两,真金白银,货真价实,以宋代白银的购买力,足以让士兵们置办上一份小小的产业




赵构这年运气也挺好
粮食丰收,谷价低廉;市舶司扭亏为盈,获利110万缗,把赵构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这些还不是全部,如火如荼的经济大潮中,秦桧秦丞相怎么可能落下
秦桧以犒赏前线将士的名义
加紧推出“计亩率钱”,普患大众,患及单丁、女户。惹得“百姓尤以为怨”的这笔钱数目定然不小

只是这笔钱没有用于战争,而是便宜了经手的官吏,然后被一把火焚尸灭迹了(这种源远流长的套路近年好像在哪儿见过)



废了这么多话,其实就是想说

南宋的财力足够支持北伐

不管用什么手段,南宋至少还能搞来钱粮,靠吃人打仗的金国在这方面就比较呵呵了




宋军还有一张底牌是人心可用

广泛存在于金国的各路“忠义军”不但扒火车炸桥梁、画地图送情报,聚集人马解放大名府和几个州县也就是顺手的事



经过宋军绍兴十年夏季的打击,金军作战能力进一步残废

忠义首领王忠植在绍兴十年九月举兵复石、代等十一州,获封知代州

宋军刘锜部绍兴十一年二月在柘皋打败完颜宗弼十万大军

陕西宋军吴璘在绍兴十一年十月获得“剡湾大捷”,时人“众论谓璘此战,比和尚原杀金坪论以主客之势、险易之形功力数倍”~《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四十二》

这时候的宋军,在与金军硬碰硬的战斗中以少胜多已经成为常态



宋朝不缺乏战略规划大师
顺昌之战前,通判汪若海带着全家老小回临安向朝廷作报告,捷报传回,汪通判上了这道折子,主要意思是

以张俊部拱卫临安,以岳飞、韩世忠、胡世将部为主攻,以忠义军为内应,必可歼灭兀术率领的金军

不得不承认,冷静下来的汪若海观人察事还挺准,也大体符合几大驻屯军预定作战任务。看到刘锜带两万人就可以凭一座小破城挡住金军全力进攻,这家伙会不会有那么一点后悔自己跑回临安坐失建功立业良机呢?



南宋不缺矢志复国的斗士
张浚从宰相位上被挤下台,打发去安抚福建。这时也没闲着,听说南宋又要跟金国开片,就马上打造了一千艘海船,这完全是准备要带十万人马搞跨海登陆作战的节奏

很可惜,赵构“嘉浚之忠”,却连见张浚一面的兴趣都没有


如果张浚的想法付诸实施,绍兴十年八月的形势大概是

在宋军围三阙一多点开花的阵势前,完颜宗弼如果运气够好、见机够早的话,转进吉安还是有百分之一概率的;运气不好、脑子发热的话,关门打,瓮中捉,那是一定的



即使没有张浚这一出,时人对赵构抢着跪搓板的行为也纷纷表示很不理解



所以,通过史料

能够感受“直捣黄龙,当与诸君痛饮”的豪情和喜悦

能够理解“十年之功,废于一旦”的痛苦和失落

更能明白“天日昭昭!天日昭昭!”的绝望和呐喊





所以,想做构粉桧粉,还得先过史料这一关






2019-08-05 16:16:06

公元1127年,金兵南下攻破汴京,北宋灭亡。赵构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翻开了南宋的第一页。赵构的即位和南宋的建立并没有给大宋带来新鲜感,换汤不换药,继承和延续了前朝的求和政策,继续对主战派人士进行排挤和打压。

自从他的父亲徽宗和哥哥钦宗,被金人掳走之后,他一样畏敌如虎,为保皇位一味求和苟安,不思进取,沉迷于偏安一隅。他也可以说是个跑路皇帝。他一路跑,金兵一路追,金兵追的紧了,赶紧启用主战派将士抗金,稍有缓和,罢免抗金将士,又去议和。一直这样反反复复。从公元1127年到1138年的十余年间,他一直奔波于东南沿海,躲避金兵。

北伐,只是抗金将领将士们一厢情愿的北伐,宋高宗的北伐何来?这里有两个故事是关于高宗的,一个是“泥马渡康王”的故事,另一个是“绍兴和议”的故事。

高宗在金兵的追赶下一路南逃,当他逃到黄河北岸时,只剩他一人一马。当时有个叫李马的人看到这个情况,舍死背他到河边,又驾船把他送过河,才幸免于难。他却认为自己是真命天子,有神相助,便杜撰了个“泥马渡康王”的段子。又怕李马揭穿他,所以杀了李马。

1140年,金兵又南下入侵,正当韩世忠岳飞等宋军在前线取得一系列胜利的时候,他旧病复发,又想与金议和了。他和秦桧商量后,罢免了韩世忠,张浚和岳飞的兵权,还撤除了专门对金作战的三个宣抚司,并杀了岳飞。以割地纳贡称臣为条件,与金签订了著名的“绍兴和议”。
1161年9月,金兵再次入侵。1162年6月,他禅位于太子赵慎(即宋孝宗),悠然自得的当起了太上皇。其实,高宗时期,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抗金将领,如李纲、吴玠、宗泽、韩世忠、张浚、岳飞等,也是收复河山最好的时候。但是,宋高宗没有坚持抗金的勇气,没有坚持到底,取得最后胜利的信心。抵抗都难,恢复北宋疆域更是痴心妄想,无从谈起。

2019-09-10 07:30:10

人们每读宋史,未免不发出感叹:南宋初年,有北伐之将,而无北伐之君。待孝宗时,有北伐之君,而无北伐之将。这是南宋的悲哀,也是民族的不幸。

宋高宗虽然为宋朝又延续100多年,但他称不上中兴之君,充其量不过是个偏安一隅小皇帝。

如果宋高宗一如既往地支持北伐,不说直捣黄龙,收复中原故土是应该没啥问题。

1140年,岳飞率领岳家军与兀术所率的金国虎狼之师,在郾城展开了巅峰对决。面对兀术铁浮屠,拐子马,岳飞命令手下将士手持利斧,冲入地阵,上砍骑兵,下砍马腿,杀的金兵鬼哭狼嚎,血肉横飞。这一战几乎全歼兀术的精锐,史称郾城大捷。紧接着,岳家军收复了郑州、洛阳等中原重镇,北方各地的义军纷纷起来响应,大有燎原之势。

金国统治在北方尚不得人心,郾城的惨败,让他们慌了手脚,开始收拾行囊,准备退出中原。此时的宋高宗如果能够审时度势,派出韩世忠、刘光世等中兴名将,与岳飞形成呼应之势,绝对可以一战定乾坤。

可惜,宋高宗私心太重,怕一旦迎回二帝,自己丢了皇位。于是他与秦桧暗中勾搭,以郾城大捷为求和的资本,开始金国和谈。随后,他用12道金牌令岳飞班师回朝,不久,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岳飞杀害。

因为岳飞的胜利也因为岳飞的死,宋和金签订了屈辱的“绍兴议和”。从此开始了南宋100多年的偏安统治 。期间,两国虽发生过战争,但南宋的军队再也没能踏进中原一步。

2019-09-24 08:22:54

成功的几率很小,不然宋高宗也不会阻止岳飞北伐了。





有人说宋高宗不愿意北伐是怕迎回徽,钦二帝,自己皇位来路不正,会被赶下台去。且不说宋徽宗、宋钦宗是亡国之君,如果北伐成功赵构就是中兴之主,他的个人威望将达到顶点,就算赵构高风亮节,让位,他两敢接吗?那些握有枪杆子的中兴之臣会同意吗?广大人民会答应吗?

就算赵构坚持北伐,我们来算一算其有多少胜率。

我们先看宋金两国的实力对比。公元1125年,金灭辽;1127年,金灭北宋,俘徽钦二帝,兵锋直至江南。而高宗则仓皇跑路,毫无抵抗之志。直到韩世忠在黄天荡大败金兵之后,宋朝军事才稍有起色,在江淮之间与金国展开角逐,双方互有胜败。

南宋在战争中一直处于守势,所取得的大胜也多为防守反击(如虞允文的采石之战)。南宋政府常年在江淮一带驻有重兵,也明白守江必守淮的战略。凭借着西线的川陕要塞、东线的长江天险才和金、蒙古对峙了百余年。

也就是说,南宋政府的战略意图是立足于守,待天下时变,再寻反击机会,压根就没有真正意义上制定过北伐战略,宋理宗时期的端平入洛就很好的应证了这一战略意图。

再看兵种,南宋的政府军以步兵为主,在坚城要塞的掩盖下还有用武之地。而且宋朝缺马,宋军野战不行,善守不善攻。在骑兵作战体系非常老练的辽宋夏金元面前,以重装步卒为主的南宋远征最为不利,这也是南宋抛弃深化北伐的主要原因。一旦北伐中原,深入金国腹地,与金人的铁骑角逐疆场,无疑是驱羊赶虎,自取败道,毕竟不是每一个将领都是岳飞。

南宋也组织过几次北伐,可每次都是大败而归,输了不仅低头认错还得接受更加屈辱的条件。不过南宋屡败屡战的行为是值得肯定,也不能全怪南宋不争气,其实南宋也是有收服中原的大志,仅仅理想很丰满,实际很骨感,不是不想打,而是真的打不过。

2019-10-11 23:02:42

不会,文强武弱已成定势,武将一旦取得胜利就容易遭到文官集团甚至宦官的猜忌,而皇帝身边的就是这些人,而且武将大臣们从内心也认为做文臣地位高更好,所以国家的血性越来越少,再无汉时“犯汉者,虽远必诛”的豪情壮阔

2019-12-02 02:37:09

我做饭

我做饭 + 关注

第一大白痴

如果宋高宗坚持北伐,能否恢复北宋的疆域,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其理由如下:

宋高宗名赵构,是徽宗的第九个儿子,他的继位是建立在徽、钦二帝及宗室已被金人俘虏囚禁在青城,金人立张邦昌为楚帝的基础上的,当时的南宋等于已经面临瓦解,他是不得己而为之。高宗恭俭仁厚,性情懦弱。在他继承皇位之初,南宋已是“时危势逼,兵弱财匮,而事之难处又有甚于数君者乎?”。

况且在这个时候“四方勤王之师,内相李纲,外任宗泽,天下之事宜无不可为者。”“顾乃播迁穷僻,重以苗刘群盗之乱,权益立国。”朝政早已被以秦桧为首的投降议和派集团所把持,受秦桧挟制“其终制于奸桧,恬堕猥懦,坐失良机。”

南宋唯一次能恢复江山的机会,随着岳飞父子北伐,一路大败金兵,移师至汴梁朱仙镇与敌决战,就在金兀术大败,敌将纷纷前来投降,岳飞发出“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的豪迈誓言,大功垂成之际,却被力主投降议和的秦桧,一天连续十二道金牌将岳飞强行召回,而宣告失败。

当时岳飞愤然而泣:“十年之力,废于一旦!”岳飞班师回朝之后,就被秦桧指使的赵鼎、张俊以“莫须有”的罪名加以陷害。从此之后宋高宗更加陷入孤立无助的境地,外不能调兵遣将,内无法调整朝政事务,虽有拔乱反正之心,却无拨乱反正之力,只有偷安忍耻,匿愿忘亲。

所以说,北伐战胜金国恢复南宋的机会不是没有,而且是现实中已经非常真实的存在过,只不过由于宋高宗自身的懦弱行为,更是被奸臣贼子的卖国行为给断送了,这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局。如果再给宋高宗一次这样的机会,除非他能够做到自主朝政,重用贤才忠臣,除奸灭恶,力主灭金,否则其结局还会是相同的。

(此文为笔者原创,图片来自网络)

2020-03-02 20: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