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学 诗歌 历史 娱乐

《春江花月夜》有“孤篇压全唐”的美誉,这一评价是否过誉?

共10个回答

LemonAde

LemonAde + 关注

有女人的地方,就没有集体主义。

谢谢您的邀请:我觉得诗当中平仄最为重要,其次是读起来要通顺,易懂!让读者一看就顺眼,一直还想看的感觉为上品。《春江花月夜》在第一句中的第四个字(水对月)都是仄声,再连下一句(月和波,潮和万)应该同调的,它弄出了个平仄,读起来生硬,因此我确认李杜苏白的诗更胜一筹。


2020-05-06 11:37:03

《春江花月夜》真能担得起“孤篇压全唐”的美誉吗?

回答是啃定的:能、绝对能。为什么呢?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咱们再好好的来回味一下诗词,再了解一下作者。

《春江花月夜》作者是唐代诗人:张若虚。公元(约660……约720),江苏扬州人。与张旭、贺之章、包融,并称:吴中四士。

《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己,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此诗共三十六句,每一句换一韵,音节和谐,韵调优美流畅,词清语丽。脍炙人口。春、江、花、月、夜。每一个字都有深切内容。以月为陪衬,从月开始写月下之江流、花木、芳甸、沙汀、还有月下之思妇,且反复抒写,最后是月落收结。主从巧妙配合,从而构成了完整的诗歌形象,形成了完美的艺术境界。闻一多先生曾称赞:“这是诗中之诗,顶峰上的顶峰”!真乃千古之绝唱,素有:孤篇盖全唐之美誉也!

感谢邀请。

本人一介草民,才疏学浅,不到之处,敬请谅解。见笑了。🌹😂😂😂🌹

2020-05-08 18:47:22

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却为上乘之作,但却压不了全唐:

该诗是一首排律又称长律,前后如此照应却实难能可贵。但是,从写作角度来剖析,每两联换一次韵脚儿就等同于用多首绝句串联起来,诗意相连.诗句相粘的接龙式排律,大大降低了写作难度。若是一韵到底尚有如此表现力确有压全唐之技,然而非也!诗中名句“何年江上初见月,何年江月初照人”并不具哲理,事实是月为恒古,后有江,再后有行人……

论诗之深隧张若虚不如王昌龄;论哲理张若虚不如王勃.王之涣;论漂逸浪漫张若虚不如李白……

总之,不论何人所评言其“孤篇压全唐”,皆为一家偏爱,仅此而已。

2020-05-11 09:52:23

张若虚,扬州人,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并称“吴中四士”。诗多散佚,《全唐诗》仅录存二首,另一为《代答闺梦还》。他的《春江花月夜》为乐府《清商曲.吴声歌》旧题,这首诗以春、江、花、月之夜为背景,抒写游子思妇的离恨闺愁,同时交织着对人生哲理和宇宙奥秘的探索。全诗语言清丽流畅,感情婉转回荡,韵调循环往复,意境幽美。但感伤气息较重,格调失于纤弱。

“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是清末学者王闿运对《春江花月夜》的高度评价。后又被现代诗人、学者闻一多给予极高的赞誉:“这是诗中诗,顶峰上的顶峰。”至于“孤篇压全唐”之说,是人们根据他俩的话演绎而言。

唐代是我国历史上空前强盛、繁荣的时代,也是我国古代文学大放异彩的时代。唐代文苑,百花竞放。其作品数量之多,文学形式之丰富多样,也是空前未有的。唐代的作家作品究竟有多少,今已难于详考。就诗歌方面,清彭定求等所编《全唐诗》,收入作者2200余人 ,诗作48900多首。唐诗是唐代文学的骄傲,优秀作品不可胜数。它们讲究韵律,节奏和谐,语言精美,诗意醇厚;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众多流派。而每个流派中的诗人,既有相近似的创作特点,又有彼此不尽相同的艺术风格。李白、杜甫,更是各以自己的天才,分别把我国古代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的诗歌艺术,推向了难以企及的高峰。三百年唐代文学的发展过程,经历了初唐、盛唐、中唐和晚唐四个阶段。初唐王勃的《滕王阁序》、《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杨炯的《从军行》,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等,都是人们耳熟能详之作。盛唐时期,最为群星灿烂。山水田园派诗人代表有王维、孟浩然等,边塞诗派的代表有高适、岑参、王昌龄等,其中王昌龄的七绝,被人们誉为“神品”,他的《出塞》中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一句,被后人誉为“唐诗宝塔上的璀璨明珠”。中唐续写山水诗的有刘长卿、韦应物,写边塞诗的有李益、卢纶等。新乐府运动的领导者白居易,是李、杜之外的又一个大诗人。他的叙事长诗《长恨歌》、《琵琶行》,更是广为传诵的名篇。元稹、张籍都是白居易的诗友,此外还有孟郊、贾岛、刘禹锡、李贺等都是独树一帜的著名诗人。韩愈、柳宗元,是诗家也是一代散文大家。到了晚唐,在艺术上有所创新者,当推杜牧、李商隐。杜牧诗风清丽俊逸,李商隐的诗,格调绮丽绵密。

唐代是中国诗歌史上的黄金时代,所传承下来的唐诗都是唐代诗歌中的精华,都是脍炙人口的佳作名篇,都是中华国学的经典。最为伟大瞩目的当属“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如果说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是“孤篇压全唐”的话,那么后人就应当给张若虚一个称号,给一个比“李杜”二人更高赞誉的称号。

2020-05-12 13:18:50

王闿运是谁?闻一多是谁?在中国诗词史上有什么地位!没有,他们凭什么资格说孤篇压全唐?他们应该没胆量说这句话,这应该是一群装逼的疯子说的。硬是将一个落魄书生的一首描写江月的诗一下拨到了全唐第一,而且拨到了探索宇宙的高度。

张若虚这首诗,词藻华美,但华而不实,内容空洞,啰里啰嗦。论诗,只能排唐诗中游。并不是上乘之作。凭什么压全唐?

论诗,李白蜀道难,将进酒,比他大气豪迈。杜甫登高,比他工整悲怨。春望,比他忧国忧民。王维山居秋暝,比他清新自然。张继枫桥夜泊,比他情景交融。陈陶陇西行,比他肝肠寸断。李商隐无题,比他用词更华美,意境更深远。王昌龄出塞,比他有豪情壮志,家国情怀。张九龄望月怀远,比他意境开阔,感情真挚细腻十倍!


2020-05-13 14:35:44

我的愚见一一孤篇未曾压全唐!古今中外,没有任何一位诗人能以孤篇压全唐。这是事实。说张若虚以《春江花月夜》这个孤篇压全唐,是百分之百的吹牛!我们先看古人是怎样评价《春江花月夜》的。清末学者王闿运说:其“孤篇横绝,竟为大家”。闻一多在《宫体诗的自赎》一文中称《春江花月夜》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至于那一百间梁、陈、隋、唐四代宫廷所遗了那分黑暗的罪孽,有了《春江花月夜》这样一首宫体诗,不也就洗净了吗?向前替宫体诗赎清了百年的罪。。。”闻一多在这里说得非常清楚:《春江花月夜》只是一首很好的赎清罪孽的宫体诗。他的诗中诗,峰顶峰论,无疑也只是说:《春江花月夜》是宫体诗群中的诗中诗;它也可称为宫体诗巅峰之作之上的顶峰。闻一多真的没有说过“孤篇压全唐”一语。至于“孤篇横绝,竟为大家”,也只能理解为:张若虚这个孤篇,就是在梁、陈、隋、唐四代宫体诗的天地里,横空出世,成为绝唱的的一个名篇!“竟为大家”一一竟然真的成为大方家之力作。如果真的有人断定《春江花月夜》是孤篇压全唐,那张若虚就压倒了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豪刘禹锡和诗杰王勃等世界著名的大诗人,还压倒唐代入典的二千三百多位诗了。还可以说《春江花月夜》要排在五万首唐诗的第一位了。这种近似谬论的言论,能被世人接受吗?!。。。。。。《春江花月夜》全诗三十六句,月字重复了十五次,江字重复了十一次!这是此诗一个大缺点。有人可能说,张若虚是在运用顶真这个修辞手法呀。没人敢反对诗人运用顶真。我只是认为:张若虚,真的是过多地运用顶真一一滥用顶真。这么一滥,就是泛滥,不泛监成灾,也泛滥成疵了。李白的《渡荆门送别》,也写江,写月,写夜,但只用一个江字(江入大荒流),只用一个月字(月下飞天镜),写夜,不用夜字,只写“月下飞天镜”。《春江花月夜》虽是好诗,但又怎能与诗仙的《渡荆门送别》相提并论呢?相提并论也不可,又拿什么来压倒《渡荆门送别呢?说了这么多,看来是可以作结论了一一《春江花月夜》是宫体诗巅峰力作,但说它孤篇压全唐,就是胡说!

2020-05-14 14:40:08

谢邀。是否过誉,历史会做结论的。但有一点,我们在欣赏这首诗的时候应该了解:诗人只有两首诗在《全唐诗》中保留下来,其生平几乎没有记载。过了一千年后,到了明朝诗人才“走红”,印证了什么叫“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

全诗(《春江花月夜》)从月升写到月落,从春潮着笔而以情溢于海作结,时空的跳跃空灵飞动,展现出一派鲜丽华美而又澄澈透明的景观。

而且,诗又岂止是提供了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而已,它还生发出对宇宙对人生的无限遐想,就连传统诗歌中不乏苦涩意味的游子思妇的相思之情,在这里也都升华为极优美动人的艺术境界。这种对世界、对生活所作的单纯明净而又充满渴慕和欣喜之情的观照,使全诗洋溢着浓郁的青春气息。自此以后,这些富有青春旋律的诗篇就如潮水般涌来,成为唐诗的鲜明特色之一。”(引自章培恒、骆玉明《中国古代文学史》)

全诗紧扣春、江、花、月、夜的背景来写,而又以月为主体。“月”是诗中情景兼融之物,它跳动着诗人的脉搏,在全诗中犹如一条生命纽带,通贯上下,诗情随着月轮的生落而起伏曲折。月在一夜之间经历了升起——高悬——西斜——落下的过程。在月的照耀下,江水、沙滩、天空、原野、枫树、花林、飞霜、白沙、扁舟、高楼、镜台、砧石、长飞的鸿雁、潜跃的鱼龙,不眠的思妇以及漂泊的游子,组成了完整的诗歌形象,展现出一幅充满人生哲理与生活情趣的画卷。这幅画卷在色调上是以淡寓浓,虽用水墨勾勒点染,但“墨分五彩”,从黑白相辅、虚实相生中显出绚烂多彩的艺术效果,宛如一幅淡雅的中国水墨画,体现出春江花月夜清幽的意境美。

吟诵着这首诗,伴以同名民乐合奏,在纷纷扰扰,物欲横流的世界中,不惬意吗!

2020-05-16 15:51:46


现在说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是孤篇盖全唐的,多引用清人王闿运《论唐诗诸家源流》中评此诗之句:“孤篇横绝,竟为大家”。再就是引用闻一多《宫体诗的自赎》中之语:“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读过这两篇文章的都清楚,其讨论的是“宫体诗”,闻一多之文从题目便可看出,那王闿运的原话又是怎样的?我们可以看看: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调,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李贺、商隐,挹其鲜润;宋词、元诗,尽其支流,宫体之巨澜也。

可见,此话也是针对宫体诗而言。

宫体诗,原是指描写宫廷生活的一种诗体,始于南朝简文帝时期,后泛指该时期所形成的诗风,特点是追求词藻绮丽,浮靡轻艳。



尽管此一诗风在初唐时已有所改变。如“初唐四杰”、杜甫的爷爷杜审言等人的诗歌,对绮靡诗风都有所抛却,但尚未发展出一种新的风格。

今日我们说到唐诗,除时间上的界限外,也是特指一种诗的风格,其代表就是“盛唐气象”,即一种“笔力雄壮而又气象浑厚”的诗风。

现在,普遍认同的观点是,盛唐气象的成型,是以《春江花月夜》为标志,其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在这方面其值得高誉,说其盖过所有唐代的“宫体诗”也不为过。



但若我们游离了原文的语境,断章取义地认为,《春江花月夜》一篇就盖过了所有唐诗。那只能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唐诗中佳作还是有很多的。

2020-05-19 07:51:53

孤篇横绝压盛唐——张若虚

这里先需要说《春江花月夜》本是乐府旧题,陈后主与隋炀帝先后都写过,张若虚的这首为拟题作诗,与原先的曲调已不同,只不过他的这首名气太响,写得又是极为切题的春江花月夜,很容易让人以为是他首创。

这里不得不的提张若虚

张若虚也不是无名之辈,我们现在所能了解到的是,他是扬州人,做过兖州兵曹。兖州是今天的山东济宁,兵曹则大概相当于今天的武装部长,主要工作是征兵。

这个小官,好像也没见他当得多好,干过什么,所以大家也就是随便一提(不提好像显得知识不够)。只是我每次想到他这个官职就想笑,一个武装部长,写这么好的诗,真是……真是不科学啊!

在 中宗神龙(705-707)年间,当时他以文词俊秀驰名,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并称“吴中四士”。 那个“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贺知章,那个“每醉后号呼狂走”的草圣张旭,大家都不算陌生,张若虚可能太低调啦,在他身后的近千年,都无人再说起他的文名。

除了一首《春江花月夜》基本什么也没留下。这首名作,似乎是在唐以后才备受关注的,唐代的诸多诗词选本里,都不见踪影,最早收录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选本,是宋人郭茂倩的《乐府诗集》,内有《春江花月夜》同题诗五家七首,张若虚只是其中之一。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花摇情满江树。

——《春江花月夜》

要想理解中国古人(尤其是诗人)的思维思想,时空观念,恐怕是不能从理性入手的,得从美学切入,那么《春江花月夜》就是不容错过的典范之作。

在清末王闿运在他的《论唐诗诸家源流——答陈完夫问》中写道:“「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调,孤篇横绝,竟为大家」。对这首诗作了十分到位的评价。

这首诗一共三十六句,每四句一换韵。每四句说一个内容,一共九个层次。这九个层次又被统摄在望月\问月(短暂\永恒)的大主题下。

这九个层次,分别是写

1、写月亮升起来

2、写月光照耀四周

3、写古往今来

4、写四面八方

5、写远行

6、写离人

7、写思念离人

8、写离人不回来

9、写月亮落下去

按照蒋勋的说法,这九个层次,分别对应的深层的涵义是:1、生命的状态;2、空白的状态;3、时空意识;4、宇宙意识;5、对虚拟性的肯定;6、转换女性的角度;7、对女性角度的肯定;8、更大意义的归属;9、交响乐的结尾(引自《蒋勋说唐诗》)。

张若虚用月光营造了一个纤尘不染,空灵澄澈的世界,这个世界灵动丰富,无时无刻,不处在变化之中。

我不能说,我读懂了这首诗,我只能说,我感受到了这首诗。它会偶尔的,不时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出现在某些美妙或忧伤的时刻。它与我的情绪之间有微妙的牵引,等到某些时候产生共鸣。

如果说,贺知章晚年回乡的诗作,似一支清丽悦耳的乡间小调,入耳即明,那么张若虚这首《春江花月夜》就简直华丽恢弘到如交响乐一般了,非要到一定年纪才能欣赏。

这首诗实在很妙,因为它每一句都很经典,没有一句废话。最为难得的是,每一句放在别的诗里都是提纲挈领,让人眼前一亮的好句子,张若虚却奢侈的将它们组成了一首诗。说它“孤篇横绝,压倒盛唐”真不是妄语,张若虚一篇定江山,后来的咏月诗词,鲜有能出其轨范者。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是关于时间的永恒之问。

他不求解,因为他自有答案:“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闻一多在《唐诗杂论》中的其中一大段是谈《春江花月夜》的:「在这种诗面前,一切的赞叹都是饶舌,几乎是渎亵……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进一步提高了《春江花月夜》的地位

说张若虚创造了唐代文学的一个奇迹,毫不为过。

2020-05-23 23:56:56

白子

白子 + 关注

室内设计师

冠军是李白,亚军是杜甫,轮不张若虚的作品。

2020-05-27 12:3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