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 尤二姐 文化

尤二姐没了孩子王熙凤为何心急如焚?

共10个回答

个人以为,她不是心急如焚,她是"应该"心急如焚,心里,怕是终于松了一口气,欣喜若狂吧。

尤二姐至于她,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眼中钉,和一个工具罢了。

请她进门,是为了成全她贤良名声,为了放在身边好摆弄罢了。

凤姐为人,善妒狠毒,容不得别人和她分享贾琏,亲密如平儿,也是严防死守。

好,说下尤二姐怀孕的事。

凤姐无子,只有一女,这在封建社会算是一个很大的缺陷,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凤姐自己也深知。

现在有个貌美的小妾有了身孕,她是宁府大奶奶的妹子,出身不高,也不可谓太低。这个人如果生下了儿子,虽然也是主母的孩子,甚至可以由主母抚养,但是尤二姐的地位就大大不同了,凤姐的地位,不论是贾府还是贾琏心里,都会大大受到威胁。

所以,这个孩子是生不下来的。

她心急如焚,是因她无子,为夫绵延子嗣的任务没有完成,一个大度的主母是应该积极为夫纳妾的,应该让妾完成这一她未完成的任务的,封建社会就是如此了,但是,凤姐从不是一个贤良的女人。

所以,心急如焚是的,祈福祷告也是的,是做给别人看得,陷害是真,心里高兴大约才是真的罢。

2019-07-03 17:09:38


(我是君笺雅,欢迎点击右侧关注:君笺雅侃红楼)

王熙凤亡尤二姐之心不死,绝不会为尤二姐没了孩子“心急如焚”的。王熙凤之所以在尤二姐流产之后表现的“心急如焚”,不过是外在表演,根本不是出息真心。

一,王熙凤必欲除尤二姐后快。

王熙凤为人心狠毒辣。贾瑞勾搭她完全可以拒绝,她却意迎合最后害死了贾瑞。何况在她不知情的时候登堂入室的尤二姐?

凤姐儿审兴儿那一段特别精彩,将兴儿来来回回审了好几遍,不但彻底问清楚了前因后果,还随后恐吓了她最得力的手下旺儿,就是要对尤二姐动手,严禁走漏了风声。不让贾琏知道。随后,她神不知鬼不觉将尤二姐接进了荣国府。

其后她经历了指使张华告贾琏,大闹宁国府,接尤二姐进荣国府,手秋桐害尤二姐,直到尤二姐流产后吞金自杀。尤二姐可说是凤姐儿必杀之人。

二,尤二姐绝无活路。

我认为王熙凤将尤二姐接进荣国府就没想让她活着。所以她先是惺惺的示好,又惺惺作态的示弱。都是表现给外人看的。秋桐的到来正好是她借刀杀人的最好机会。

凤姐虽恨秋桐,且喜借她先可发脱二姐,用“借剑杀人”之法,“坐山观虎斗”,等秋桐杀了尤二姐,自己再杀秋桐。

可知谁动了王熙凤的奶酪都必须死。秋桐在尤二姐死后直到八十回再无出场,结局可想而知。八十回后的出场很可笑,我认为秋桐在尤二姐死后下场可想而知。

尤二姐怀孕了,密切观察尤二姐的凤姐儿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过来人,尤二姐自己不清楚,凤姐儿一定门清。我一直认为那个胡太医有问题。因为尤二姐堕胎之后,胡太医已经卷铺盖跑路了。这虽然没有明写王熙凤指使,但也“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三,王熙凤绝不可能为了尤二姐“心急如焚”。

王熙凤无子,固然着急。但她绝不可能让尤二姐先她一步生出儿子。她太知道如果尤二姐有了孩子,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嫡妻无子,从来都是最不安全的事。王夫人有儿子,她可以稳坐钓鱼台,但王熙凤只有一个女儿,一切皆有可能。她绝不会拿自己的未来冒险。

尤二姐的孩子被胡太医用药打掉了。王熙凤的嫌疑最大。贾琏在尤二姐死后都开始怀疑她了。但只要没证据王熙凤就不怕。所以王熙凤继续自己表演,表现的比贾琏更急十倍,又说要长吃斋念佛,保佑尤二姐,又骂平儿也没福气,没能生育。果然贾琏信以为真,当时十分称颂凤姐儿。

王熙凤一番表现下来就开始收网,明知道尤二姐不能受气还挑唆秋桐不断折磨尤二姐。直到尤二姐死,王熙凤才彻底翻了脸,连尤二姐丧事都不给办。还贾母面前诬告尤二姐痨病死的。让贾母出面不许厚葬,随便火化或者乱葬岗埋了。可见王熙凤对尤二姐恨之入骨。

综上,尤二姐的孩子十有八九是王熙凤买通了胡太医暗中下手做掉。王熙凤所有的一切表现都是给大家看的,主要目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害死尤二姐,让自己脱离干系。尤二姐一死,王熙凤马上原形毕露。所以王熙凤根本不可能因为尤二姐没了孩子而“心急如焚”,只有称心如意才对。

君笺雅侃红楼,多歧为贵。你的关注将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动动手指,关注一下。非常感谢 !

2019-08-21 04:13:02

天气微暖

天气微暖 + 关注

简单 小开心 小神经的我

王熙凤未必是真心对尤二姐失去孩子心急如焚,可能很大的因素是碍于身份,而要做出个样子给别人看而已。

王熙凤对尤二姐从一开始就没有按什么好心,她趁着贾琏出差,以一副贤惠体贴的摸样骗尤二姐进了贾府。之后换了二姐的丫鬟,收了她的钱财,安排了一个叫善姐的丫鬟时常刻薄的对待二姐,甚至言语中不乏侮辱。尤二姐只有忍气吞声,而王熙凤表面上则依旧表现出一副贤惠的样子。

后来更是严重,贾琏办差回来,贾赦赏赐了秋桐给他做妾。王熙凤看准这个秋桐也不是省油灯,于是怂恿秋桐常常谩骂讽刺尤二姐。二姐怀孕之后,秋桐更是变本加厉。

尤二姐流产,表面上看是因为庸医误诊所致。

原文:谁知王太医亦谋干了军前效力,回来好讨荫封的。小厮们走去,便请了个姓胡的太医,名叫君荣。进来诊脉看了,说是经水不调,全要大补。贾琏便说:“已是三月庚信不行,又常作呕酸,恐是胎气。”胡君荣听了,复又命老婆子们请出手来再看看。尤二姐少不得又从帐内伸出手来。胡君荣又诊了半日,说:“若论胎气,肝脉自应洪大。然木盛则生火,经水不调亦皆因由肝木所致。医生要大胆,须得请奶奶将金面略露露,医生观观气色,方敢下药。”贾琏无法,只得命将帐子掀起一缝,尤二姐露出脸来。胡君荣一见,魂魄如飞上九天,通身麻木,一无所知。一时掩了帐子,贾琏就陪他出来,问是如何。胡太医道:“不是胎气,只是迂血凝结。如今只以下迂血通经脉要紧。”于是写了一方,作辞而去。贾琏命人送了药礼,抓了药来,调服下去。只半夜,尤二姐腹痛不止,谁知竟将一个已成形的男胎打了下来。于是血行不止,二姐就昏迷过去。贾琏闻知,大骂胡君荣。

书中虽然并没有说明这个胡太医到底是怎么来到贾府的,但是对于一个医生来说,诊不出来是怀孕,这几乎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所以,这个胡太医应该是受人指使才对。然而,尤二姐可是贾琏的妾,怀的可是贾琏的孩子,也就是荣国府的长子长孙,除了正妻凤姐还有谁敢如此大胆呢!

可见,尤二姐的孩子流产,罪魁就是凤姐和秋桐,所以,她怎么可能真心的着急呢!再着说,凤姐只有一个女儿,作为贾琏的妻子,她怎么可能允许妾室尤二姐生下一个儿子呢!

2019-09-18 14:46:33

杨胜辉

杨胜辉 + 关注

广交天下有思想的好友

贾琏的侧室尤二姐怀孕生病,被庸医胡君荣下了虎狼之药,流掉了一个已经成型的男胎。贾琏当然很着急,而书中说王熙凤比贾琏更急十倍。

王熙凤为何这么着急呢?其实这个问题在书中就能找到答案。

大家都知道,《红楼梦》里的探春,是赵姨娘生的。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按理来说应该是探春的舅舅。但是探春在跟赵姨娘吵架时,却说赵国基不是自己舅舅,说:“谁是我舅舅?我舅舅早升了九省的检点了(指王夫人的兄弟)!那里 又跑出一个舅舅来?”

也就是说,探春虽是赵姨娘生的,名义上却是贾政正房王夫人的女儿。

王熙凤和尤二姐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如果尤二姐生下一个男孩,肯定要算正房夫人王熙凤的儿子。而且王熙凤多半在就想除掉尤二姐了,在王熙凤眼中,尤二姐就是一只下蛋的母鸡。蛋下完了,母鸡就可以杀了,王熙凤白得一个儿子,岂不美哉?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

王熙凤只有一个女儿,一直生不出儿子,现在她就指望着尤氏给自己生个儿子,现在儿子没了,她能不心急如焚吗?

在古代,如果做妻子的生不出儿子,是很惨的。她不但要受到别人的指责,还不能阻止丈夫纳妾。甚至丈夫可以以此为由把她休了。如果丈夫死了,财产将由家族内的其他人继承,自己将无依无靠。

《红楼梦》里的李纨,就是因为有儿子,所以生活才有希望。她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大,就是指望着他能出人头地。试想如果她没有儿子,生活将多么凄惨?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士常斋”,阅读更多有趣答案。

2019-11-04 19:37:12

《红楼梦》的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觉大限吞生金自逝”中尤二姐被凤姐赚入贾府中,凤姐表面上对她嘘寒问暖,暗地里却派善姐对她百般作践,在吃穿用度上进行克扣,所谓“善姐不善”。

贾赦在尤二姐进贾府后又把自己身边的丫鬟秋桐赏给了贾琏做妾。贾琏喜新忘旧,对二姐的恩爱渐渐地淡了。秋桐也不是个省油的主,天天对着二姐的窗门咒骂,凤姐暗自高兴,也不加以阻拦。尤二姐受不了闷气,渐次消瘦下去。不想这时却怀了孕。

贾琏命小厮请了个叫胡君荣的太医,一剂药下去就把一个已经成型了的男胎给打了下来。这个太医随即也不见了踪影。此时凤姐却一改平时做派,瞬间忙碌了起来,给尤二姐端汤送饭甚是殷勤。凤姐之所以这样做,我认为原因大概有:一,作为当家主母,下面的姬妾流产,怎么着也得做做样子关心一下,况且凤姐善妒的名声全府皆知,也可凭这件事挽回一点形象。

二,那个让尤二姐流产的太医很有可能就是被凤姐威逼恐吓来贾府看病的,否则一个太医的技术也不可能那么差,连一个怀孕几个月的喜脉都诊不出。凤姐为了掩盖这件事,所以对待尤二姐才那么百般殷勤。

三,这时的王熙凤因为尤二姐和秋桐的介入已经被贾琏彻底冷落,她也想借这件事让贾琏记住她的好,从而对她比以前好些。

2019-11-10 01:18:13

尤二姐吃了胡庸医的药流下一个男胎后,贾琏自是恨得扼腕跌足,急急要追查是谁请来的庸医,恨不得立即打死以解心头之恨。凤姐的反应呢?书中写到其比贾琏还急十倍,又是捶胸顿足跟贾琏道:“咱们命中无子”又是于天地钱烧香拜佛祷告,愿意用吃斋念佛换来尤二姐的身体痊愈再次怀子,一应动作都表现出对尤二姐流产的极大悲痛及关切。

按照古代的宗族礼法,小妾所出的孩子必须由正室抚养教导,唤正室为母亲,自己生母则为姨娘。贾环贾探春被王夫人教导就是此理,而小妾生的孩子再多,也高不过正室的地位去。凤姐出身名门,又兼贾府一应大小事务管理者,贾母跟前的红人,她完全可以将尤二姐的儿子抚养坐稳琏二奶奶的位置,这么心急如焚好像在情理之中。那么,真相真是如此吗?不见得。相反,王熙凤可能还是害得尤二姐流产的主谋。



虽然87版电视剧很露骨地展现了凤姐是如何指使胡庸医下药的,但原著中真没有这个描写。可是我们仍可以从原著中的蛛丝马迹找到一些证据。

胡庸医,曾在贾府出现两次,第一次是晴雯发烧时小斯偷偷请进来给晴雯看病的。因为来了虎狼药被宝玉破口大骂原以为胡庸医再不能进贾府了,可是在尤二姐怀孕不适之时,他却再次被请了进来,俱小斯们所言:“因为王太医高就去了,没有医生可请,所以请来胡君荣”。

可是,在上次胡庸医为晴雯看完病后,宝玉与麝月要与其车马钱,不知多少才合适,便问及旁边的婆子:“往常王太医来了都给他多少?”

婆子笑道:“王太医和张太医每常来了,也并没个给钱的,不过每年四节大趸送礼,那是一定的年例。这人新来了一次,须得给他一两银子去。”



也就是说,贾府除了王太医是常来的固定的太医,还有一个张太医。可是贾琏派人去找太医时,小斯仅仅说王太医高就去了,那张太医呢?作者能通过婆子之口告诉我们贾府的两个常用太医,到了请胡庸医时仅仅交代王太医不在,偏偏漏掉张太医,是想表达什么?说明胡庸医是有人故意请来的。

贾府的进出查得很严,胡庸医第一次进府时,宝玉还得派人跟贾纨汇报,才偷偷叫人带了进来。尤二姐刚入府时,贾琏尤二姐身边都被凤姐收买了,连一个丫头善姐都是凤姐的人,尤二姐病了要请太医,下人怎么不来告诉王熙凤呢?而王熙凤当然不会找跟贾府有长久合作关系的太医,毕竟一来不好操控,有医德的太医不会自毁前程;二来熟人有源可溯,容易追查。只有胡庸医这种无名之辈才能听王熙凤的调令,且因为医术不高容易见钱眼开,有没有包袱,说走就走。



所以,王熙凤让小斯找来了这个新手医生,并且私下对其授意害了尤二姐。

胡庸医毕竟也是医生,喜脉向来是最好分辨的脉象,他当然没有诊错的理。当胡庸医看到尤二姐的面容时,他的反应更是诡异:

尤二姐露出脸来,胡君荣一见,魂魄如飞上九天,通身麻木,一无所知。

为何如此表现?只因为尤二姐太美了吗?还是病容太过憔悴?都不是,只因为此前凤姐叫他害人,胡君荣以为不过一般女子,谁曾想是个怀胎腹中的绝代佳人,他感到讶异和恐惧罢了。

故而,尤二姐的流产是凤姐一手策划的。可是她为何不乐得抚养二姐的孩子坐稳正室的位置呢?

如果是他人倒也罢了,偏偏凤姐是个醋缸子,进了贾府就赶走了贾琏的两个屋里人,用平儿辖制贾琏纳妾。这都是凤姐对贾琏的爱引发的,爱情是具有排他性的,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共性,可是别人都能隐忍,只有凤姐不行。连贾母都说“世人打小都这么过来的”,可是凤姐看到贾琏的逢场作戏都要哭天抢地,她又怎么做到跟王夫人一样平静呢?



在王熙凤心中,她只想要贾琏一人,即便生儿子,也应该是她跟贾琏生的,别人生的她宁可不要。故而,尤二姐流产后王熙凤才道:咱们命中无子!言外之意,别再追求儿子了,咱们命里没有,妾再多也不会有,我们两厮守也该够了。

可惜,王熙凤的想法虽没错,但毕竟超前,以为封建礼教所不容,所以到了最后,贾琏终究“性子上来”,将其一纸休书赶回了金陵。

2019-11-18 08:27:50

LL牙牙

LL牙牙 + 关注

“林深时见鹿 海蓝时见鲸 梦醒时见你”

胡庸医误将尤二姐怀孕诊断为“经水不调”,用大补之药,使尤二姐流掉了一成型男胎。凤姐知道后,“比贾琏更急十倍”,又是烧香礼拜,通陈祷告,又是送汤送水给二姐,尽她做为正室夫人的心。凤姐为何会如此做派?



一,显示自己贤良。在尤二姐进入大观园前,凤姐虽然为了贤名,抬了平儿做通房,可是王夫人仍然为她担心,直到王熙凤从外面接回尤二姐,王夫人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如果尤二姐怀孕流产,王熙凤不疼不痒,只以平常心态待之,可能会落下不容人,嫉妒的名声,继而影响王家的家教,甚至以后女儿的婚姻。而这样做,则可以遮掩一下,无论是真心还是意,外人都抓不到把柄。



二,王熙凤虽然有作秀的嫌疑,但也真有一定的心疼,不是为尤二姐,而是为那个流掉的孩子。要知道,庶出子女也只能称呼嫡母为母亲,否则就是不孝,即使挣了诰命之类,也只能是嫡母的。而凤姐子嗣艰难,只生一个女儿,好容易怀了个哥儿,又流产了,并且有严更的妇科病,因而对尤二姐流下的那个胎儿还真是有些惋惜的。



三,掩贾琏的耳目。尤二姐流产虽不是王熙凤害的(她完全没必要,只要在尤二姐产子时用些手段,便可悄无声息的去母留子,或一尸两命有一举多得的办法,王熙凤犯不着去做害尤二姐流产的蠢事),但平时善姐虐待尤二姐却与她脱不了干系,她担心贾琏会发现真相,因而才虚情意的矫情一番。

2019-12-05 09:25:08

尤二姐孩子流产了,凤姐有三种原因心急如焚:

一撇清自已与二姐孩子流产的嫌疑。尤二姐孩子流产,便于凤姐下步驱赶整死她。但伤害孩子一则激怒贾链二则贾母也会动怒。她心急如焚,贾链信I以为真,不会怀疑她做手脚。

二来,她没有嫌疑,平儿心性善良,贾链不会往她那想。只有秋桐脾气暴心眼实,有导致二姐流产可能。贾链迁怒于秋桐,实现凤姐嫁祸除人目的。

三来,凤姐确有挤兑导致二姐流产动机与行为。但二姐真流产了,命运与凤姐流产有相似。凤姐也是女人,一时恻隐之心生,想到自已,悲从心来,心急如焚。

2020-02-28 22:10:14

尤二姐没了孩子,王熙凤心急如焚,许多读者都怀疑她是装模作样,想借此摆脱自己的嫌疑。事实不然。



因为尤二姐的孩子,也是王熙凤的孩子。尤二姐虽然是出身良家,但是做了人家的二房,不管怎么说都改变不了妾的身份,而妾是没有资格做母亲,她所生的孩子必须报到正妻王熙凤那里去养,而且要称王熙凤为母亲。



王熙凤子嗣艰难,结婚几年来只有一个巧姐儿,后来好容易怀了一个小子,四五个月了,因为操劳过度,又小月了,坐下了病根。以后生育会非常困难,如果有二姐生了孩子,王熙凤抱了去养,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孩子。

2020-04-16 15:34:59

  

尤二姐没了孩子,王熙凤为何心急如焚?

  尤二姐被庸医胡君荣下错了药以后,流掉了一个已经成型的男胎。贾琏又气又急,派人索拿庸医,虽然没拿到打死,但是他是真的着急,真的心痛。

  凤姐如何?原文这样说:“凤姐比贾琏更急十倍,只说:‘咱们命中无子,好容易有了一个,又遇见这样没本事的大夫。’于是烧香礼拜,自己通陈祷告:‘我或有病,只求尤氏妹子身体大愈,再得怀胎生一男子,我愿吃斋念佛。’”凤姐不但这样做了,还派人送汤送水给二姐,尽了她做正室夫人的心。

  凤姐为什么会这么急?

  不排除她的做动作。在安排尤二姐的过程中,凤姐一直是贤良的作派,她安排尤二姐起居,甚至于在称呼上,一度是以妹妹自称,可见她是希望自己甩了那妒妇的帽子。现在二姐的胎儿没了,她如果欢呼万岁,那还有个什么贤良?按她一贯的表演水平,必须得心急如焚,否则不搭啊。你看她的水平高的,当初林妹妹进贾府,她的眼泪说来就来,根本没什么预热的过程。尤二姐是她的情敌,是要抢她二奶奶位置的女人,但是她不能把恨意表现出来,因为大家族里的正室夫人,必须要容得下莺莺燕燕,撒泼打闹幸灾乐祸都是要被惩罚的。为了表示她的诚意,她向鬼神祷告,看吧,这祷告的内容多真诚!只是,平生不信鬼神的她,向神佛许下的承诺有几分真就不好说了。聪明的凤姐,要和丈夫并排走在一起,不能落下,否则就被休,被钉死。

  当然了,凤姐姐也不是完全没有心肝,她也做过许多好事。所以,在她的动作里,也是有真意存在的。凤姐虽成婚多年,但是膝下只得一个女儿巧姐(大姐儿),还多病多灾的身体很不好。那个时代,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都希望自己能有个孩子傍傍身,有了女儿不够,能有儿子,才是真正的扎了根,说话有底气。打铁还须自身硬,没儿子就不好说话了,象凤姐这样的,娘家势大也不过是暂时的依靠,时间久了,无子是硬伤,是她的道德污点。她自己没亲生儿子,但如果尤二姐能生,寄在她名下,或者狠点去母留子,都是一条路子。她虽然不喜欢尤二姐,但是真有了儿子并能顺利生下由她来养,叫她母亲,她也是会高兴的。可是,这带点涩味的美梦破了,此时的她是真的心急。

  她也担心,在二姐的事情里,她外在的形象是很好的,主动接二姐进府,为的是丈夫甚至是贾府的名节,她做得非常正确。但是,这种正确,只能是在家里关起门来说一说,一旦说破,啥都没了。二姐孩子一没,贾琏一伤心,保不住两人就要谈论,然后就会发现是王熙凤弄鬼,于是乎,凤姐贤妇变妒妇,变毒妇,可能也会变弃妇,所以,她非常着急。而且她唆使张华状告贾府的行为,直接将贾琏甚至是贾府的阴暗提到了台前,他们违纪违法,姓贾的都成了道德政治双污的坏蛋典型。都是拜王熙凤所赐,可以想见,她将来的日子不会好过。

  凤姐是个精明人,但是,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宛如清扬)

2020-04-21 09:54:25